安踏体育再遭唱空,安踏回应

图片 1

5月30日,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 创始人Soren Aandahl 在Sohn Investment
Conference 投资论坛上,质疑福建公司企业治理及FILA
斐乐收入不透明,认为安踏股价有高达34%的下降空间。安踏体育
再遭唱空,知名沽空机构“杀人鲸”继去年6月GMT Research Limited
后,一年内成为第二个唱空中国最大体育运动用品公司的机构。

有分析认为,Blue
Orca此次做空安踏缺乏有力证据,无法说服熟悉中国市场、了解安踏的中国投资者

图片 2

作者 | Drizzie

消息发布后,安踏体育
股价5月30日周四午盘插水狂泻,最多暴跌12.88%至43.30港元,尽管随后获得买盘拉升,但全天跌幅高达5.53%收报46.95港元,而该股在上月底一度创下59.40港元的历史新高。

继去年6月遭GMT做空后,在港上市的安踏体育再次成为沽空机构狙击的目标。

安踏的股价今日表现亦显示,Blue Orca 的威力远较上年GMT Research
的唱空强劲。GMT
在2018年6月发布报告,认为自2005年以来,包括安踏体育在内,在公开市场交易的16家中国体育用品生产商中,有9家被证明涉及财务欺诈问题,而它们都来自福建。该机构称,剩余的7间公司与已经被证实财务欺诈的公司有很多相似特征,最明显的例子包括它们的利润率甚至高于全球最大体育运动用品集团Nike
Inc. 耐克集团。

5月30日,Blue Orca的创始人兼CIO Soren Aandahl在香港举行的2019
Sohn香港投资论坛上分享了做空安踏的报告。该机构从会计及企业管理水平方面对安踏体育提出质疑,预估2019年安踏体育目标价为32.93港元,较5月29日收盘价有34%的下跌空间。据悉,Blue
Orca是Glaucus研究员Soren
Aandahl自立门户成立的做空基金,去年曾做空新秀丽和拼多多。

GMT
的沽空报告发布后,安踏体育股价并未遭遇明显影响,并在随后一路高升,屡创新高。

图为Blue Orca在Sohn香港投资会现场分享的做空报告

在安踏体育的财务报表中,FILA
斐乐的销售数据以及占集团收入份额,一直都是“秘密”,仅在记者会上有安踏体育管理层有模糊透露。

无独有偶,瑞银也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安踏体育旗下的安踏品牌专注于功能性运动服装,但在中国覆盖范围已经很广,预计此部分业务将放缓。受瑞银最新报告以及Blue
Orca建议做空影响,安踏5月30日股价午盘一度大跌12%,创该股15个月来最大跌幅,以46.95港元股价收盘。

Blue Orca 认为FILA
的收入被安踏夸大40%,该品牌2018年43,800元的坪效值得怀疑。在Blue Orca
展示的报告中,同期Nike 、Adidas
中国一线、二线城市的坪效分别仅有31,025元和21,900元。该沽空机构认为,FILA
的实际坪效仅有21,184元。

5月31日早间,安踏体育立即发布澄清公告,董事会强烈否认Blue Orca
报告结论,认为有关猜测并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表示相关指控可能旨在蓄意打击对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公司的声誉。因此,股东应审慎对待相关指控。

与此同时,FILA 中国内地去年平均单店610万元的生产效率亦遭遇Blue Orca
质疑,后者认为这一数据远高于FILA 在韩国和台湾市场,FILA
在韩国和台湾市场单店平均销售为490万元和270万元。

公司CFO赖世贤以及投资者关系主管Suki
Wong在与投资者和分析师召开的电话会议上列出五点主张。他们指出,Blue
Orca使用误导性的销售数据来印证自己的观点,还从公司管理层流动性大的现象中得出了错误的结论。电话会议后,安踏体育股价反弹,一度攀升6%。

上年初刚刚成立的Blue Orca 在箱包巨头Samsonite International SA
新秀丽国际身上初战大捷。

据时尚商业快讯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额同比录得10%至20%的增长,包括FILA等品牌产品的零售额则录得65%至70%的增幅。安踏于2009年收购的FILA中国经营权业务一直被认为是该公司最成功的战略举措之一,去年全年增速达到80%以上,已成为集团业绩最大的增长引擎,更于2018年首次登上米兰时装周,未来目标是三年内销售额进入100亿俱乐部,从运动新贵升级为国内高端市场前三品牌。集团执行董事兼安踏品牌总裁郑捷甚至表示,如果没有收购FILA,安踏很难做出收购亚玛芬体育的决定。

Blue Orca 由Glaucus Research 联合创始人、前首席研究员Soren Aandahl
独立门户创立,Blue Orca 以港股为主战场之一,由于Glaucus
狙击民企几乎百发百中,因此Blue Orca 甫一推出便饱受关注。

事实上,2018年6月,沽空机构GMT也曾针对包括安踏在内的中国体育品牌发表报告,指自2005年以来16家上市体育用品公司中,已有9家来自福建的公司证实造假。GMT认为安踏、特步和361度要重点跟进,表示该7家公司同样涉及共享欺诈信息。
其中重点提及安踏,认为安踏2017年的高利润率难以置信,且其所代理的FILA产品在内地的销售数字,与FILA品牌持有人在韩国公布的有出入。

图片 3

Blue
Orca此次也重点瞄准FILA业务。该机构认为,安踏体育未在财报中透露FILA的具体业绩数据,内地收入不透明。Blue
Orca以FILA韩国批发收入为依据,根据公式推导得出FILA内地的收入应该在51.16亿元左右,安踏此前给出的87亿元指引高出41%,由此认定安踏夸大了FILA内地的收入。

2018年5月底,Soren Aandahl
新公司的首个目标指向新秀丽,认为后者公司的治理和会计问题令其应较同业有所折价,并给予新秀丽的目标价仅为17.95港元,较报告发布前一个交易日收盘有高达48%的折价。

Blue
Orca还认为FILA内地单店收入远高于韩国和台湾FILA,差距异常。2017财年FILA内地单店收入为510万元左右,超出韩国地区60%、台湾地区144%,2018财年FILA内地单店收入为630万元,超出韩国地区29%、台湾地区134%。此外,Blue
Orca对安踏体育手握大量现金,仍然多次筹资,以及现金流稳健,分红率却从70%下降至45%提出质疑。

随后,新秀丽遭遇噩梦般的一年,时任首席执行官Ramesh Tainwala
引咎辞职,集团股价不但跌破17.95港元,更是连续创下今年新低,周四,该股最低报15.98港元,创6年新低。

不过,针对Blue
Orca对FILA的指控,安踏CFO赖世贤表示做空者对FILA的业务缺乏基本的了解。投资者关系主管Suki
Wong则强调,Blue
Orca瞄准FILA韩国与安踏发布的数据存在差异具有误导性,因为安踏既有批发也有零售业务。同样遭到攻击的正式销售数据和公司数据之间存在的差异则是因为会计标准不同所致。

对于安踏体育的沽空报告,除核心的FILA 财务问题,Blue Orca
亦质疑安踏体育手握现金仍多次募资,同时分红率由2017年的70.2%跌至44.9%。不过在2月底的业绩会上,安踏体育主席丁世忠表示,股息率下降主要因收购原因,收购完成后,若未来业务、利润或现金流有所改善,派息比率将超过30%。

有分析认为,Blue
Orca此次做空安踏缺乏有力证据,无法说服对于熟悉中国市场、了解安踏的中国投资者。不过,安踏也不得不警惕来自做空机构的频繁狙击,新秀丽就是前车之鉴。

2018年,安踏体育联合FountainVest Partners 方源资本、腾讯科技 、Lululemon
Athletica Inc. 露露柠檬创始人Chip
Wilson,以40欧元/股,总价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发起对芬兰体育巨头Amer
Sports Oyj 亚玛芬的收购。

值得关注的是,5月31日盘后,安踏体育宣布lululemon创始人Dennis J.
Wilson认购7.78亿港元新股,为市场注入一剂强心针。完成配售后,lululemon在安踏的股权占有率提升到0.6%。此前,由安踏体育、方源资本、
Anamered
Investments及腾讯组成的投资者财团宣布,通过共同成立新公司,以现金要约收购Amer
Sports亚玛芬体育,而Anamered Investments是lululemon创始人Dennis J.
Wilson持有的投资公司。

在回应Blue Orca 的做空报告时,安踏体育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截至发稿,安踏体育今日股价上涨1.98%至48.95港元,市值约为1315.8亿港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