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狂热的福迷,所以我并不认同唐尼的表演方式,不过我对这片却并不反感,主要还是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把这部电影当作《福尔摩斯》来看待,当初看到片花时,我就不指望这片会忠实于原著了。有了这一心理准备,接下来若要看此片,就不能有太多的报怨,因为这是自己选的,而且事实上,我还真无法抵挡住“福尔摩斯”四字的诱惑,所以下载了这片来看看。

我觉得,之所以第二季01能产生这么大的讨论,主要原著里老福对艾琳的感情也很有争议,所以,他们看到艾琳小姐,当然会迷惑了,我想,这也是莫法特所最希望看的状况,观众终于被他玩了!~~

    唐尼的风格,实在无法让我生起“这就是福尔摩斯”的感觉,BR和JB等著名的福尔摩斯演员我也不是百分百满意,但他们演绎的那种“绅士”的风度还是有的,唐尼版唯一一个我觉得还不错的情节,就是打拳击时福尔摩斯的那段心理描写,非常幽默。

    很多人对“推理”的解读病态到了极点,简直神棍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仿佛一部侦探小说不死上那么三五人、凶手不在最后一刻才登场,就不能叫“推理”了。

其实,在福尔摩斯探案集里,老福对艾琳小姐的感情也是个很有争议的话题,很多人都认为艾琳是老福“唯一爱的女人”,也许就是因为老福在波西米亚丑闻最后,要了那张艾琳的照片。可是,难道男人要一个女人的照片就代表爱上她了吗?难道一个男人找一个女人看电影就一定是要泡她,而不是单纯的因为这电影很好看吗?而我一直认为,老福一直把艾琳当做一位尊敬的对手。
看过原著的人一定知道,原著里的老福探案是收报酬的,这个可能跟《神探夏洛克》里的卷福不太一样。在原著中波西米亚丑闻的结尾,事件接近尾声,国王要给老福一枚绿宝石戒指做为报酬,但老福拒绝了,他要了艾琳的留下的照片做为报酬。好了,这正是“老福爱艾琳”的证据啊,为了“心爱女人”的照片,居然不要昂贵的绿宝石戒指。噢,老福有这么平凡吗?他可是个“没有人愿意一起合租的怪人”啊!
关于波西米亚丑闻,我更愿意称其为事件,而不是案件。因为案件是指“有关诉讼和违法的事件”,事件是指“发生过的历史和现代事件”,看出区别了吧,所以,这也正是艾琳能被当做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的最大原因。这为聪明美丽的女士,从头至尾都没想过伤害任何人,别说她敲诈国王什么的,有吗?原著里好像没写过艾琳敲诈国王哦,不要因为她拼命保护那些照片就是想敲诈,别像那个国王一样想,他有被迫害妄想症。
书里从头至尾描写的,都是艾琳的智慧。
艾琳在结束了与国王的恋情后,保留了一些与国王一起的照片,有效的保证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为什么?想想啊,一个视前女友为威胁的、站在权利顶端的男人,会怎么做?大家都懂的!别再说敲诈威胁了,如果艾琳真的是想要钱,对于那个穷的只剩权和钱的国王来说才是最好解决的,那就不需要老福了。
艾琳在猜到老福身份后,乔装在他家门口跟他打招呼,则是表现了她的勇敢,和幽默感。

    相比福尔摩斯,片中华生的形象反倒有几分接近原著,虽然时不时和老福斗嘴,但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他更了解老福、理解老福的人了,正如JB所说,《福尔摩斯探案集》本身所讲述的,正是一段伟大的友谊。

    推理没那么多神秘之处,它很普通,基本上每个普通人都会,只是水平高低的问题。

最经典的,莫过于结尾,艾琳带着照片和自己的新婚丈夫远走高飞(婚礼见证人还是老福呢

=!)。还有什么能比知道全身而退更能体现智慧的呢!其实,如果艾琳不走的话,老福肯定会拿到照片的。那时,不是很尴尬吗?!
艾琳.艾德勒最大的智慧不是她的侦破或反侦破能力有多强,原著里也没写她大玩诡计,密室+密码+不可思议完美犯罪。而更多体现的是她的人格魅力,这也是最让老福佩服的智慧,同时,也是结尾处让国王放心的让艾琳带走照片的原因。这样一位聪明且有高贵人格的智慧女性,难道不值得老福尊敬吗?
附赠一小段原著结尾,是艾琳带走了照片,老福,华生,国王在一起看艾琳留下的信后:
【“多么了不起的女人啊——噢,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女人啊!”当我们三个人一起念这封信时,波希米亚国王这么喊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她是多么机敏和果断吗?假如她能当王后,那她不就是一个令人钦佩的王后吗?多么可惜她和我的地位不一样!” 
“从我在这位女士身上所看到的来说,她的水平的确和陛下的水平很不一样,”福尔摩斯冷淡地说道】
怎么样,明白了吧,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怪人老福那句话的意思,亲!!
所以啊,最后要照片而拒接宝石戒指的举动,我觉得是老福向自己那尊敬的对手的致敬。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时间到了2012年,新版福尔摩斯《神探夏洛克》第二季播出了(啪!一巴掌拍死自己!)。好吧,就是“转回来看新片”的意思。在第二季01的结尾处,卷福向华生要了艾琳的手机,与其说是对艾琳的纪念,莫不如说是对自己绞尽脑汁破解密码的纪念。卷福破译的功夫不是盖的,记得艾琳所说的那个客机的信息吗?她可是找了个专业的破译人员(被她倒吊着),可惜没解开,还记得卷福是多长时间解开的吧。但是,那个手机可是跟卷福战斗了一整集啊。所以,要手机,与其说是纪念艾琳,倒不如说是纪念卷福那剧烈运动的大脑。

不管是老福,还是卷福,都是把艾琳看做一个较量的对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本片的结局则几乎是《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再现,把犯人几乎搞定后,然后在犯人面前把自己的推理长长地说一番,但福迷们都知道,福尔摩斯向来不这么干,其办案手法是以简洁直接著称。

    这就好比基本上每个人都会数学,但并非谁都能成为“数学家”。尽管如此,大多人“会数学”这点事实还是不会变的。

    至于把福尔摩斯和艾琳·艾德勒凑成一对,更是恶俗到了极点。原著中艾琳的聪明机智让人大为叹服,是福尔摩斯一生最为欣赏的女人,也许正因为如此,很多人总乱点鸳鸯谱,而忽视了艾琳已有一个叫诺顿的丈夫的事实,而且夫妻俩还很恩爱……

    那么什么是推理,我们可以举一条很日常的例子。

    要说这片子有什么地方让我觉得还不错的话,那莫过于布景了,真的很好看,可惜作者没有在气氛上多下功夫,以致空有一个华丽的外壳。

    比如你在桌子上看到了一条划痕,然后根据划痕的形状,推断这可能是铁制品造成的,因为木头和塑料物品无法形成这种划痕,而这种铁制品很有可能是刀子。如果你经验再丰富点,还可以认出具体是哪一个种类的刀,甚至再因此缩小范围,得出可能是一种品牌、附近谁拥有这种刀子的结论。

    这部片子若光从情节来打分,我给7分,但若要以“福尔摩斯”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对不起,本片不及格。

    这就是一种简单的推理,它没那么多东京双煞之处,普通人都能略知一二,出色的侦探则能往更深的层次去思索。

    不过看了结尾,似乎以后还会拍续集,如果有的话,我还会继续看下去。

    推理也只是探案过程中的一种运用手段,而不是全部、不是唯一,就算“神探”福尔摩斯也无法办到每一次都单枪匹马搞定一切,原著中的60个案件里,福尔摩斯没能完全解决的就超过十个(也就是每6个案件他就会有一次重大失误),现实中的李昌钰同样不能一人顶万人,他经手的数千个案件中,也有上百个目前没能解决。

    福尔摩斯如今已成了“神探”的代名词,不过如果你看过原著的话,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福尔摩斯是众多名侦探当中,破案率最“低”的一个!

    很多人说《福尔摩斯》的推理很弱,但严格意义来说,除了《福尔摩斯》和爱伦坡短片等少数作品,大多侦探剧都谈不上是在推理,那些都只是在YY。

    《福尔摩斯》原著一共有60个案件,然而不成功的案件却有以下:

    现在的很多热门侦探小说,它们有推理吗?没有。作者在写作过程中,故意省略掉了关键的情节——特别是对犯人不利的描写,好让犯人登场时让读者“大吃一惊”。

    直接被对手击败的:《波希米亚丑闻》

    这些手法无论多么精彩,都只能叫“悬疑”,不能叫“推理”。

    因为误判最后以失败告终的:《五个桔核》

    尽管这些故事以探案的形式出现,但它们本质上只是“猜猜我是谁”、“请问圆球放在哪个杯子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后宫男最后会抱走哪个女主角?”而已,就算不以命案的手法出现,这些故事的写作手法也可以成立。

    掌握了一点线索,但无法继续查下去的:《三桅帆船》、《工程师大拇指案》

    《福尔摩斯》不是这样,而且《福》并不强调案件必须是命案、犯罪现场必须在孤岛、抓住犯人必须“猜猜我是谁”。

    查明了基本事实,但没能捉拿犯人的:《身份案》、《住院的病人》、《证券经纪人的书记员》、《希腊译员》

    《福尔摩斯》系列中的名篇《斑点带子案》,虽然柯南道尔搞错了蛇喝牛奶的细节(世界上的确存在会喝牛奶的蛇,不过道尔本人只是单纯地对蛇作了错误的理解),但它依然不失为一部推理佳作,这部作品曾在美国的警察学校被列为参考文献。

    侦破了案件,但却败给对手的:《恐怖谷》

    我们来回顾一下《斑点带子案》福尔摩斯的破案过程,他确立了嫌疑犯后,仔细观察了嫌疑犯屋内的情况,然后很细心地交待了委托人接下来的大概做法,之后和华生地在附近找了一处地点埋伏了起来,一直盯梢到了晚上(这是一个很漫长、很痛苦、却十分必要的过程),最终证实了犯人的犯罪动手法和动机。

    犯人并非由福尔摩斯绳之以法的:《米尔沃顿》

    在这个非常专业的破案过程中,福尔摩斯并不是呆在房间里纸上谈兵一番,然后就把所有问题解决了,而是结合了多种破案手法,推理只是这个过程中运用的一种手段。

    纯属福尔摩斯过度敏感的普通事件:《黄面人》、《失踪的中卫》

    柯南道尔本人就有一定程度的侦探知识,并不同于后世的诸多推理小说家,所以他写作的过程中更突显刑侦细节,而不是单纯的“犯人就在我们中间”、“犯人的杀人手法多有趣”。

    以上一共12案件,占了原著的20%,算上一些虽然破了案、但因为福尔摩斯误判导致委托人或其他重要人物死亡的事件,这个不成功的比率就要更大了,换句话说,福尔摩斯的破案率在80%以下,远远低于柯南、金田一、波洛、007等名侦探……

    当然《福尔摩斯》本质上是一部小说,不能将其当作刑侦教科书,而因为柯南道尔本人很迷信,原著小说后期的作品有过度唯心的倾向,甚至教授事件还略带有科幻色彩。

    在这些不成功的案件里,其中的那个《波希米亚丑闻》事件,击败福尔摩斯的,正是艾琳·艾德勒。

    尽管如此,《福尔摩斯》的推理依然远在今日的诸多热门侦探小说之上。

    除了破案率“低”于其他名侦探,福尔摩斯的缺点也不少:个性孤僻,喜欢抽烟,有时骄傲自大,不善于广泛交际,有喜欢在半夜拉提琴和往墙上练习开枪等诸多恶习,此外还有“宅男”倾向……

    有人拿《冰果》中里志的观点来认证《福尔摩斯》的推理不如后世作品。

    说到底,福尔摩斯除了有一身侦探本事以外,就与任何一个普通人毫无区别了,他并非“神通广大”,只是一个热衷于研究犯罪事件的爱好者,长期钻研犯罪类的知识,使得他在这方面拥有比别人更多的见识,而在其他方面,他近乎于一个白痴,就像很多人拥有一技之长后,就不善于干其他事了。

    《冰果》只能算是一个作者的个人看法,它并非是没有谬论的,比如里志说叙事诡计在《福尔摩斯》时代并没有,而是在克里斯蒂时代才被推广起来。

    但是,不正因为如此,福尔摩斯才显然更加有血有肉、更加真实可信么?不正因为如此,所以尽管后来小说和电影出现了更多比他更厉害、更无敌的神探,但却只有福尔摩斯的名字总被用来赞誉一个人破案的效率吗?

    事实上是不是如此?完全不是。叙事诡计是侦探小说创作的五大基本篇之一。现代侦探小说是爱伦·坡创立的,他的五个侦探短篇基本上就是后世侦探小说的五个基础,而他笔下的《凶手就是你》就是叙事诡计的典型,故事中的“我”就是在舞会上恶作剧的元凶,而作者故意在写作过程中隐瞒了这一点,“我”对犯人并没有好感,但在叙事过程中却偏偏强调犯人的优点,对读者的视线进行了欺骗。

    他看似冷酷无情,却拥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他看似骄傲自大,却最懂得如何去尊重他人;他沉默寡言,却比任何人都明白什么是爱。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情感。

    后世的叙事诡计小说,基本上都没有跳出《凶手就是你》的模式,而“我”通常被定位为最后的犯人(比如《罗杰疑案》),但不管“我”是不是作案主谋,这点创作原理还是一样的。

    也许是日本侦探小说看多了,很多人将“推理”二字想像得太神圣,仿佛只有大侦探才能“推理”一番,仿佛只有列出一大堆复杂的“线索”最后让你“猜猜我是谁”才能叫“推理”。其实推理离我们的生活很近,比如让你观察一张有许多划痕的桌子,推论一下桌上的痕迹是被什么器具划成的,你仔细看了一遍后,觉得那些划痕很细,不可能是很粗的铁具所造成,很有可能是刀子划的。根据观察事物得出比较合理的结论,这就是简单的推理。

    最后,批评一下某些人认为华生很“弱智”的观念。

    《福尔摩斯》一书的最大优点就是推理性很强,许多侦探知识很专业。当然书中的部分案件猜想成分较大,而后期的《爬行人》则简直是科幻小说,但整体上书里头的办案水准还是很高的,在现实中经常被警务人员拿去参考。比如《斑点带子》里福尔摩斯对付犯人的手法就非常专业,他先是了解一下犯人的居住情况,接着趁着犯人外出时潜入屋内调查一番,然后将可能会受到犯人杀害的人转移到别处地方,之后在屋外找个地方进行埋伏,等到半夜后再次潜入,最后在犯人作案时及时将其阻止,人证物证皆获。

    之所以会得出这种奇怪的结论,无非是办案过程中“读者都想到了,华生却没想到”。

    在没有犯罪类教学书籍的时代,《福尔摩斯》里的许多案件都被警方当作教学材料,甚至直到今日,在一些美国警校里依然如此。

    可问题是,为什么“读者都想到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故事被模仿、抄袭、炒烂了,不再有新鲜感,以致故事看了一半就知道结尾。

    要说世界上谁最是讨厌福尔摩斯的人,那非亚瑟·柯南·道尔莫属了,任何反福派在道尔面前都得退居其次。柯南道尔从来不认为《福尔摩斯》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他更喜欢自己的其他作品和主角。正因为柯南道尔不喜欢福尔摩斯,所以他并不吝啬于让福尔摩斯在故事中出丑,也没少描写老福的种种性格缺陷,然而讽刺的是,柯南道尔越是这样写,读者们越是喜欢福尔摩斯,以致柯南道尔在《最后一案》中让老福毙命时,居然还引起无数读者的强烈抗议,甚至上家门臭骂他这个作者,直到这时,柯南道尔才明白,原来“福尔摩斯”不再只为他一人所拥有,他要写的不好,读者还有怨言了。

    但在《福尔摩斯》时代,这些故事并非是“老套”的。

    现在看冒险片,主角的爸爸如果失踪了,他十有八九是最终BOSS,因为很多作品都这么编,都让人产生既视感了,可当年《星球大战》那句“我是你爸爸”,却让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惊,因为当时不那么流行这个。

    拿后世人炒烂的东西作为标准去衡量前人、然后说前人“老套”,这是什么逻辑?

    《巴斯克维尔猎犬》今天来看并不那么新颖,凶手是谁一目了然,猎犬是什么也让人猜个大概,可当年密室大师卡尔·狄克森却这样评价:“如果说它不是名篇,那我简直想不出还有作品配得上这样的评价。”

    PS:福尔摩斯和作者柯南道尔在性格和价值观方面是有很大不同之处的,首先柯南道尔非常讨厌福尔摩斯,这点福迷基本都知道,他并不将《福尔摩斯探案集》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其次道尔很迷信,而老福却在故事中屡次有破除迷信的行为。福尔摩斯的智慧,并不等于柯南道尔的智慧。也许作者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不感兴趣,反而使他更能放开手脚去塑造这些角色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